暴雨打蛋花

偶尔会写些ZZBZQ的东西……

小短打段子

蓝铮刚成为护法后不久的时间线……就一个小段子,因为这两人太微妙了,写甜文不好下手…
若出现OOC抱歉…现有的资料实在太少OTZ 我希望官方霸霸多出设定呀…
CP向公子羽X蓝铮




公子羽一夜没有合眼,许久没静下心仔细观察天上的气象,云与星绮丽的交织变幻令他着实感兴趣,便倚在山上一树梨花下边饮酒边感受难得的清闲。

几壶桃花酿见底,天幕没有多时就迎来了刺眼的晨曦,山间的鸟鸣亦接踵而来。

正当公子羽要起身回去时,身后传来树丛和银饰碰撞的簌簌响声。

来人是蓝铮,蓝铮抬头时显然没料到公子羽会在这个地方出现,乍一看表情有些微妙。

“用过早饭了么。”

“恩……!公子早安。”

蓝铮没想到的是向来寡言的公子羽居然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他只好磕磕绊绊地回应了违心的回答。

事实上凡是五毒弟子都被要求节制饮食以达到体态轻盈灵活,用这样一具宛若游蛇的躯体执行猎杀任务是绝对不会失误的。

蓝铮自然也一直供着这样的信条走到现在,无论早中晚饭,都会克扣自己正常食量的一大半以上。

轻捷苗条的身姿是有了,虽说早已习惯,但身体太饥饿时给出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

就在蓝铮准备告别公子羽,一阵不大却足以令两人都听见的响声从他腰腹传出。
还不止一声。

咕——

“……”

空气静止了般,就连无意穿来的山风也及时止步戛然而止。

半晌无人说话,两人却以极为复杂的神色对视着。

良久,公子羽口中传来不知是轻笑还是轻叹。

“蓝铮,莫非你在学习天香谷的女子追求婀娜的身姿节食?”

“并非,公子莫要见怪……”

蓝铮烧红了脸,只能佯装咳嗽好分散注意。跟随公子羽多年,这样尴尬的局面是从未有过的,他只好向公子羽娓娓道来自己的习惯。

……

“就是这样,公子。”

“哦……?竟是因为有这样有趣的原因,”公子羽失笑,说着便缓缓靠近蓝铮,“可依我看,你的体貌已经不需要再控制饮食了。”

此时公子羽和蓝铮已经近得只差一把匕首的距离。

紧接着公子羽微凉的指节附上了蓝铮的腰侧,带点力道地来回按压。他这一动作给当下氛围添加了无法言说的暧昧,令人不敢动弹丝毫。

蓝铮自己也不知为何,那时嘴上鬼使神差的应了。

许久后再次想起这件事,仍能感觉腰上怪怪的,也痒痒的。



fin.

评论(8)
热度(32)
© 暴雨打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