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打蛋花

偶尔会写些ZZBZQ的东西……

短打同人的后续

接上 算是后续吧

小学生文笔注意

吞天鬼骁慵懒地揉了揉头发,低头垂下手一看,稍长的指甲牵连了几根脱落的头发,赤红的杂乱的,特别刺眼。

“果然,遇到你准没好事。”吞天鬼骁撇了撇嘴,硬是将‘就是你让我年纪轻轻掉了头发’这句有点显智商的话咽回喉咙。

收回飘远的思绪,他摆出了一个向我心口开一刀的姿势:“来,速战速决,我要看看诸神的领头这几天提升了多少。”

就在吞天鬼骁站对面无限开嘲讽的时间空隙中,湿婆的脑内弹幕已经开始刷起了成片成片的脏话和与自己性格不符的吐槽。

“中二的小鬼……”

湿婆表情十分微妙,他也顺势摆起了应战的架势,天舞沙漏在主人身后盘旋着蠢蠢欲动,灵力激起的砂土在湿婆的身后打着圈随风舞动着,细看且萦浮着光絮。硬是挽回了刚才损失掉的逼格。

诶这个厉害,可惜……

湿婆引领着火属性石盘向吞天鬼骁冲去的时候,隐约间听到吞天鬼骁细微的声音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湿婆皱眉迫使大脑快速作出分析,还没反应句子的含义,便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只见吞天鬼骁将身体一侧,躲过了攻击,然后身体呈现大字形,直直地向后往沙地一躺。

“诶,惊吓值窜到了70%啊。”吞天鬼骁自顾自地说道“一二三……有三秒呢。”

“你哪里出问题了?”

湿婆没好气地问。鉴于对方是个战斗力排行第一的人物,湿婆实在捉摸不透他乖张的性格,只好没有将‘你有病吗’、‘你是不是傻逼’这些经常对大梵天骂的话说出去。

“放弃吧,论武(mei)力(mao)你是赢不过我的。”

“小鬼,别以为我比你大我就不懂这个梗,而且括号里的我已经看到了。”

“……堂堂诸神老大看到我居然惊吓值一直在50%之间,哈哈这说出去笑掉我们秩序全员的大牙。”

“还打不打。”


“小孩就是小孩,竟想用消极游戏的方法逼我先强退游戏。但你是逼不走我的。”

“那就看谁先退咯。”


两人一句话两句话没头没尾的搭了好几句,过了许久,湿婆终于顶不住头顶的烈日。

受这怪异气氛的感染,一向沉着不受情绪影响的湿婆竟萌生出了几分怒意,他抬脚就往吞天鬼骁的下体踩。

而吞天鬼骁似乎是早有防备,之前看似漫不经心的搭话挑衅在此刻全然消失殆尽,代替其的是锐利的眼神。

他带着捏碎骨头的力道接住湿婆的脚踝。

咔。

寂静的沙漠只有风拂过的声音和骨头碎裂的清脆响声。

“嘶——”
湿婆倒吸一口凉气露出吃痛的表情,长发因为疼痛沁出的冷汗粘连在脸庞。然而他却强忍住钻心剜骨般的疼痛,咬紧牙关,继续加大力气压低鞋子,眼睛紧紧盯着目标——吞天鬼骁的下体。

吞天鬼骁也非浪得虚名,他神情轻松地将捏碎骨头的手继续上移,一路将碎骨的疼痛游弋到小腿,继续掐,并且力道还在逐渐增加。

湿婆生存值在缓慢下跌,但几分钟过去也是个不可小觑的数值。同时他也发现吞天鬼骁的指甲混有毒素,掐入皮肤的时候,毒素已经迅速蔓延到了血管。

果不其然,状态栏已经出现了七八个负面状态,每一个都是不可解除的,生存值如流水哗哗地往下掉。

“你刚才说,消极游戏?”
一脸轻松的始作俑者向上看,视线如凝视猎物般盯着湿婆不自然的脸。

对方也同样俯视着自己,只是从眼瞳透露出来的气势一下子就分出了胜负。

吞天鬼骁看时机一到,突然一扯对方已经坏死得差不多的腿,顺势倾身压住其身体。

突如其来的一个动作牵扯到全身让湿婆疼得眯起了眼睛。

“看,胜负结果不是已经出来了吗。”
身上的对手还在孜孜不倦地挑衅着。


最后湿婆生存值全部扣光前,他又听到了吞天鬼骁说了一句话。
并且是近在耳边的距离,微凉的唇瓣扫过脸颊,炙热的吐息却扩散在耳中、发间甚至溜进了领口。

“我吞天鬼骁,是不会被判定为消极游戏的哦——”

可等反应过来,湿婆已经身处杀戮游戏结束后的登录空间中了。

评论(3)
热度(27)
© 暴雨打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