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打蛋花

偶尔会写些ZZBZQ的东西……

新专脑洞衍生

•预告一出微博炸开了,然后各种猜测出来,这里结合了猜测乱写一通

•十分幼稚










“逃脱这,夺回自由去到重生的地方。”
想法一说出,他们便实施计划 。
所有人当中,他们或许互相认识,或许谁也不认识,他们就是一片空白的存在,醒来的大脑所指引他们的第一想法就是逃离。
俊勉从病床上挣脱至起身奔跑的过程中,性格使然一直都很乐观。他眨了眨眼睛说:推开一扇扇的门穿过错综的长廊,前面就是终点。
一开始大脑便被植入了医院内有大量门窗长廊的记忆,如同被强制实验过的身体,一切都平静又怪异。
所有人也不知道终点是什么,终点有什么。
跟他同行的只有金珉锡一人,决定出逃时二人互相选择了对方。
年纪最小有些胆怯的吴世勋曾想与金俊勉金钟大搭伴,金钟大答应了,俊勉却摇了摇头。
“珉锡哥以前是医生,肯定是冷静又细心的人,我选择和哥一起逃,而且也能多开一条路。”

金珉锡和金俊勉目前已经不知道消耗了多少力气,但最让他们恐惧的是消耗时间,时间一旦被重置记忆又将重来,被捆绑到担架注射可怕的黑色毒液。

“哥,灿烈世勋他们没问题吗?”
“放心吧没有。”

不间断的奔跑让他们的话断断续续,他们撞开一扇又一扇的门,没有一扇是上锁的,畅通无碍犹如过关斩将,一切竟顺利得像一场被恶魔捉弄的游戏。
双腿已经酸软透了,背部透明材质的外套已经扯的七零八落。然而金俊勉却从未有绝望的感觉,从未。此时眼前的光芒愈加强烈,狭长的过道尽头便是被挤压成四方的光。
他知道那肯定是尽头。
“哥,快到头了,我仿佛已经能感受到外面的空气了。”
这次却没有声音回应,没有回答安抚的金俊勉奔跑中第一次回头,身后是一片寂然,像是从未有过一丝人气。
此时医院的白炽灯一节节的熄灭,朝着金俊勉的方向,无声的漆黑与恐惧像一阵风袭来。
几乎是瞬间,明白大概的金俊勉开始不顾一切比先前更快速更拼命的逃跑,他的步子不能再大了,身后的黑暗争先恐后地要将金俊勉扯入其中。
眼前又有一扇门,却不是虚掩着的,显然上了锁,在猎物跑到最后一刻无路可逃时,苟延残喘地等待被收割生命。
金俊勉了然闭上了眼睛,缓缓仰躺在冰冷的地板。
黑暗涌到全身时他的双眼看到了一名类似医生的男子拿着针剂向他走来,男子的身后拖着金俊勉所有的同伴。
他明了了。
这一开始就是一个骗局。

评论(1)
热度(2)
© 暴雨打蛋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