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打蛋花

偶尔会写些ZZBZQ的东西……

传达 - 上

●OOC
●很久没写过东西了,小学生文笔会出没
●没什么剧情 想到什么写什么
●印象中也是不太可能的勋勉相处模式
●完全满足自我脑洞臆想,没有考据没有认真没有叙事能力
●都可以吗?不会难以接受吗?那请来吧(๑˙ー˙๑)↓






「哥,我觉得我喜欢你,在一起吧」




演唱会进行得十分成功,结束了台下的粉丝还心醉神迷沉浸在其中,舞台上的成员们四散开来鞠躬挥手。

吴世勋也有样学样地挥舞像花瓣散落下来的布片,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粉丝们用摄影机记录。

他抬眼就见金俊勉在不远处弯腰给粉丝打招呼。
这次服装提供的是稍显宽松的打歌服却硬是被他穿成了oversize的意味,只是汗水浸透的重灾区在他的袖子和尾椎那,纯白的布料吸附着他的身躯,远望过去透明得俨然跟没穿一样。

俊勉哥真不适合白色啊…会被看光的……!

漫无目的地阖上眼四处游走,最终吴世勋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了迅速窜到金俊勉的旁边,神色十分努力的表现得很不刻意。

他一边迈着大步一边挂着微笑看向台下为他们疯狂的人群,女孩们举起的各式各样的应援灯牌光亮充斥着他的眼眶,他忍不住半眯起眼睛。

骨节分明的手往金俊勉肩膀随意一拍,后者因感受到手上冰凉的刺激明显惊吓似的抖了抖。

台下的粉丝没想到吴世勋会来这边的区域,如此近距离,疯狂喜悦尖叫过后就是纷纷举起手里的相机手机拍下现在珍贵的一刻。

他已经有所准备,也已经有所悟透了。

这就是喜欢,我想是的,肯定是的。
已经练习过无数遍的话语……

甚至吴世勋已经准备好在舞台上、靠近他耳旁气若游丝的轻语来传达自己困惑他已久的执念,完成这个绝对特殊难忘的告白。

脑海中的温柔迁就的俊勉在舞台上却格外严谨,似紧绷自律的线。
金俊勉甚至眼睛也没抬过,目光注视的一直是舞台下少女们举起的横幅,微笑也是面对着前方。尖叫的浪潮末了也只是在吴世勋耳边轻轻耳语:可别在台上捣鬼,有事回去商量。

「可我……算了……。」
他长了半天的嘴,竟一个字也说不出口,练习了很久的话和一直在准备删改的词藻都被尽数咽回去了。

这样的情况吴世勋倒是料也没料到,满嘴的甜蜜被及时地扼杀住了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可以说像是咽喉中的吞吐不了的苦涩茶梗让人郁闷。

上一个情绪刚被安抚完,紧接着也对刚才金俊勉被吓到的举动心里升起不满,又将他踌躇许久的到来视若无睹,即使知道自己的哥哥有时太过忙碌对自己的闷气会无所察觉——

「俊勉哥知道我犹豫了多久才敢吗」
「即使知道了也是害怕再然后是无所谓吧」

所有的事情联系起来,演唱会的雀跃与期待尽数转为身心的困倦,他就是认为这样的情况尴尬又懊恼极了。
今天的吴世勋也愠怒而委屈的边缘。
直到演唱会结束。

其实这样的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疯狂滋生的吴世勋自己也不太明白。很早吧,但又不是一见钟情,那么就是第二次第三次相遇吧。

啊啊啊——
天啊,我为什么没有喜欢上靓丽年轻的女艺人、阔绰优雅的富家小姐更或者是简单清新的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呢——
这样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吴世勋不下数百次问过自己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然而他早就自问自答了,因为仅仅扯到感情问题的一瞬间,他的脑海还有心里金俊勉的一切几乎都占据了,膨胀开来严实挤压着没有空位。

「灿烈哥——」
朴灿烈没有回头理会后面的声音。
「烈哥——」
依旧没有,只是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灿烈哦——」

果然朴灿烈终于忍无可忍回头道「混蛋小子,要叫哥啊!」

吴世勋迅速弯腰样装作用手挡住朴灿烈的拳头,今天是第五次搅扰朴灿烈了。

啊总感觉灿烈哥对感情方面谜之明白,所以来问问哥。

开玩笑的,根本不是谜之而是确切。早就知道朴灿烈高中时期女孩送的礼物就一直没断过,到现在大概早已是情场老手了吧。吴世勋虽然一样倍受女生爱慕但稍显腼腆的性子并没有多接触女生,甚至被一堆蜂拥而至献上的巧克力逼急了还会逃到空教室躲避。

朴灿烈身边站着的学姐姿色是一个比一个出众优秀,早些年若是多请教这位人形自走荷尔蒙该多好,兴许吴世勋也不用苦恼到现在。

「听我说,世勋啊,」朴灿烈突然转过头来换上了严肃的神情,手机屏幕而照射出的花白的光映入瞳仁显得尤为闪闪发亮。

吴世勋见几日没给正经回复的朴灿烈终于认真了起来,立刻来劲了,啊了一声等着下文,眼里是盛满了浇不灭的期许。

「想追哪个女艺人都可以,但是不要找圈外的。」
这句话看似很不得了实质上并没有什么营养,吴世勋偷偷翻了翻白眼,心说我找的又不是圈外的,而且我想泡的是男人呢,还是朝夕相处的EXO的队长!

但吴世勋还是乖巧地连连点头,然而捱不过生出的好奇,况且此时朴灿烈难得的自认为那么严谨的表情实则少见,推了推朴灿烈催促他下一句。

「你找圈外的事情容易捅娄子,懂了没,青涩小男孩。」

只听朴灿烈迅速地语速一串带过,紧接着伴随着他独特的爽朗夸张的笑声响彻房间,毫不在乎声音的大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吴世勋眉毛挑起听得一愣一愣,反应过来才知道朴灿烈又在耍人,抓起一个枕头就砸向朴灿烈笑得抽象夸张的脸。

「我还是谈过恋爱的好吗!」虽说时间和日程安排不当的关系,不到半年就和平分手了。当然后面那句可没有说。

第二天脸色不太好的吴世勋就一早去了公司。
拍摄下一组画报前吴世勋还在慢悠悠地换衣服,最后一步装饰用的珠链往脖子上戴好后,四下摆弄了手机踌躇许久还是将信息发了出去就将手机关闭了。

(俊勉哥,晚上有空就去玩吧。)
发送成功。




TBC

评论(2)
热度(11)
© 暴雨打蛋花 | Powered by LOFTER